達利和他的情人圖片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畫家與詩人的相愛與相離 (下)         

-           -我看「達利與他的情人」(Little Ashes)

 

           片中只見羅卡無論是獨坐桌前筆耕不輟或行路匆匆,都是神情憔悴心神恍惚。一日途中遇瑪格達蓮娜,她喊住羅卡對他興奮的說她就要去論壇報上班了,羅卡卻心事重重彷彿聽而未聞的匆匆別過,使瑪格達蓮娜頗為失意,終於體會到羅卡心不繫其身的事實。

 

一別八年,達利與路易斯果然雙雙在巴黎闖出名號。達利真的因為路易斯設計道具和佈景的才華獨竖一格,在競爭激烈的巴黎很快受到囑目,成為媒體寵兒。又因為與路易斯合作拍出經點的「安達魯之犬」而名留青史。

 

 達利事業的成功,在羅卡終於見到他時,達利不僅留起兩撇尾端上翹、 令人惻目的八字鬍,而且早與年歲大他許多、尚為有夫之婦時即與達利有染,性關係開放、享樂型(ESFP)人格表現無遺的巴黎社交名媛卡拉成婚已久。

   

久別再見,達利誇張的言語動作還真讓人覺得他矫情做作的彷彿在做戲。他身上何嘗再有丁點當年的青澀靦腆?是被花蝴蝶卡拉引發?是他處身出名就有熱烈奉迎的花花世界巴黎? 使他變得喜愛眾所囑目的亮光、宴會與群眾的刺激?他已習於週旋社交又能從人際中回收精力(E)?不再是那個過去習慣藉獨處才能回收精力(I)的他。他現在是羅卡眼前陌生的花枝招展、誇張不認識的的享樂型(ISFP→ESFP)人格類型,與社交名媛的卡拉夫唱婦隨、相得亦彰。但他怎敢提出要羅卡留在巴黎,而且「與卡拉我們三人一起快樂生活」?他是想把羅卡一起打包送給卡拉嗎?

 

這使得多年來留在祖國投身反對黨社運、敢言敢痛批暴政、為國人敬仰的羅卡如何接受?而此時的羅卡由於長年必須對國事深度周全的觀照與思辨(NT),既要提供給社會改變的意義(NF),又要用文字敲進讀者的肺腑裡去,他已從單純的詩人本性(NFJ)延伸為兼具週到思考、運籌惟幄的智謀家(NTJ)。

 

八年前兩人一樣是不同的人格類型,輕狂的藝術家(ISFP)達利當時主動招惹詩人羅卡,不就是對羅卡的珠璣文才起了愛慕,方一再故意製造相遇相識機會的嗎?如今盡興揮灑視覺(Sense)才華及狂野本性的達利,看在羅卡眼裡,當初攪動到他的,那個達利自己都不能自覺到的,他靈魂在畫布後面的意義,才引來了一位聰明、慧解對方心理和情感意向的作家最無機心的純真感情。

是這樣迴異的性情和慧心慧眼,才使兩人相吸引相親愛到、竟勇於跨越那勒緊同性楚河漢界、不准越雷池一步、完全明著來的打壓、歧視、極盡醜化同性戀的年代。兩人當年一個是畫家、一個是作家,擁有的是交叉對立完全不同的才賦和性格類型,彼此都為對方精彩的才情傾倒、撞擊出愛的火花。

 

但別後八年仍然差異懸殊的個性與價值觀發展,使羅卡不能接受達利腳踏兩頭船的提議,重視靈性和感情的他如何能像達力或卡拉般,只粗魯的求取變化高的「性」關係而非「愛」的來往?

羅卡究竟不是那些被污名為等而下之,必除之而後快的畸形、怪胎、變態或一時迷途的濫情之輩。詩人性靈的羅卡當年敢冒社會大不韙愛了純真的達利,在愛中他是自有戒律和價質觀的。所以今日面對陌生的達利,他一樣有了取捨。

  

羅卡其後終因長年嚴批當權而遭狙殺,與達利巴黎一別就是天人永隔。消息到的時候,達利正在繪畫,從收音機中驟聞羅卡遇難的惡耗,狂慟中他舉起眼前作畫的油墨由頭至踵潑灑全身,但那烙印般的痛與慟怕隨著回憶才正要開始,但當下再難承受,一甩頭之間他仍披上衣袍,頂著一定會引人猜議的一頭油墨前去見客。

 

導演在這裡再次對照出達利雖然感性(SF)、不封閉自我,卻習於不直接、而是透過行動來表達內心的畫家;而即便在靈肉掙扎中,主導詩人與作家羅卡的卻是心靈情感(NF)、是全心全意、是渴望身心合一的羅卡。

 

達利的性格和才賦取向注重實際性(SF),深厚的情感承諾(NFJ)若缺乏揮霍生活的刺激和衝動的樂趣,更要擔負強大的社會壓力,都會使他裹足不前,他會疑慮是否就此步入陷穽以致當年臨危煞車。

 

要到羅卡離世已近半世紀之久,達利自己也行將就木、一切都將歸為灰燼前,他才終於認下倆人間的這段情緣。Little Ashes,可不是嗎?正因人生終歸灰燼,在愛情火花熱烈爆出的當下,你會選擇什麼呢?什麼會讓你全力以赴?什麼會使你臨陣脫逃遺憾千古呢?而瘋狂達利,到底是年少輕狂?還是壓抑使他瘋狂呢?(下)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BTIviewer 的頭像
MBTIviewer

MBTIviewer-心力動能dynambti的部落格

MBTIview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